中国部分驻加拿大记者遭歧视 上厕所有警察站岗

【环球时报驻加拿大特派记者 李学江】加拿大总理哈珀8月中旬到加拿大北极地区视察。在随后的记者会上,《环球时报》特派记者李学江的题为被总理办公室新闻室的一名女秘书无端阻止,之后还发生了“推搡事件”。事实上,相关事件并非偶然,仅本报记者驻加三年来,中国记者在加拿大遭受歧视与无端怀疑的事件就时有发生。

就在推搡事件发生前,新闻室的工作人员就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现得很不友好。当时记者们在会议厅等待哈珀总理前来演讲,本报记者去洗手间,新闻办一名女秘书急忙追出来询问,然后竟让一名皇家骑警守在洗手间外“监视”。随后,新华社记者张大成想出门拍个外景,也被总理办的人跟踪盘问。

除了新闻室的工作人员,一些记者也对中国记者十分怀疑。在兰金港机场集体合影时,本报记者问站在身边的一名记者来自哪家媒体。他含沙射影地说:“我是来从事间谍活动的。”本报记者也反击称,“我是美国FBI”。新华社的张大成也有过类似遭遇。张大成说,在他第一次北极之行时,正逢加拿大舆论炒作所谓“中国间谍”。一名随行的加拿大国家电台记者竟问他:“你是不是中国间谍呀?”张大成回答说:你们不是说中国在加拿大已经有1000名间谍了么,何必多我这1001个呢?!你们有的我们中国都有,我们中国有的你们还未必有,你们有什么东西值得中国搞间谍窃取的呢!

含沙射影是加拿大某些记者的惯用手法。加拿大《全国邮报》在对加方官员与本报记者冲突事件作了基本上公正客观的报道后,还不忘写上这样一段话:中国记者对C-130军机内部进行拍照,当然,这是公开的,对此并没有安全限制,当问他是否要将这些信息和照片传给中国政府时,李回答说,他只提供给报纸。事实上,C-130里面不过是一个空洞洞的大桶仓,并无任何军事装备和秘密可言。

去年,当加拿大媒体炒作一名当地雇员状告新华社渥太华分社就达赖到访,记录而未发稿一事时,张大成正随哈珀在北极视察。加报马上刊出一张张大成现场摄影的大照片,并在报道中特意指出他对C-130和“环球霸王”拍照。张大成告诉本报记者,去年当记者团夜宿一军舰时,他竟然被告知:只能向外拍摄大海,不能对着水兵和军舰拍照。某些加拿大人的过敏症有多么地严重与可笑由此可见一斑。

就本报记者的感受而言,西方国家总有那么一些人,或出于意识形态偏见,或出于种族歧视,对华人尤其是中国记者,抱着怀疑甚至是敌意。在西方,华人华侨的“逆来顺受”、“破财消灾”成为受人歧视、被人欺侮的一个原因。去年,当加拿大舆论跟着美国诽谤华为公司时,我驻加大使章均赛在接受加拿大国家电视台CBC的采访时就态度鲜明地要求对方拿出证据来。章大使说:“请拿出证据来,否则闭嘴!”他的这番表态给中国人出了一口气,博得了华人华侨的一致喝彩。

(原标题:中国驻加记者采访屡遭歧视 上厕所有警察站岗)